第142章 狠时够狠-一世吉祥

By admin 2018年10月6日

  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   ps:次货个现在的,订阅月票维持!<<严格说来,张博虎在杨致眼里已算不上是个正常人,而是一个心理严重扭曲变态的疯子。<<虽然这是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疯子,但杨致对他此时的心态拿捏极准:此人狠时够狠,忍时能忍。他把自己的性命看得极为宝贵,矛头直指杨致与玲珑,断然不会意气用事,拿性命拼却一船对他而言无关紧要的人。<<张博虎被杨致两个重重的耳光打得脸颊红肿,却浑不在意的狞笑道:“杨致,制住我却又不敢杀我,这滋味恐怕不怎么好受吧?你的弱点就是还不够心黑手狠,我张博虎今日若能不死,他日必能赢你!”<<杨致又是两个老大的耳光扇了过来:“这话应该由我来说才对。你明明制住了我却妄自错失良机,难道就不遗憾吗?那滋味岂不是更难受?张兄,不是我不够心黑手狠,像你这样没了半点人性的人,当然也不会知道情义二字为何物,活在人世间有何趣味可言?”<<“你何必说得这般动听?又何必把自己说得这般高尚?你之所以愿意换回老江等人的性命,不过是怕郡主寒心,也是因为留着他们比要了我这条命更有用罢了。我凭什么相信你不会过河拆桥?”<<杨致不由分说将他按倒在船舷之上,挥刀比住他的脖颈深入至肉:“你他妈说得太对了!你可以不信,也可以不换。即便换不回他们的性命,老子剁下你的脑袋至少会觉得还不是亏得太多。我数三声,你自己看着办吧!一。<<“……我换了。”张博虎用力在船舷上拍了几拍,随即在大船一侧的黑影中荡出一条小舟来。隐约可见口中塞着布团地江城璧被缚得像粽子一样躺在小舟之中。依张博虎的本事,有意要收几个死心卖命地心腹实在不是难事,摇橹的船夫想来就是了。<<杨致沉声道:“你先放了老江!”<<“好啊!”张博虎冲着小舟打了手势,那船夫竟然不给江城璧松绑就将他猛地推下了海去!<<张博虎回头冷笑道:“这可是你让我放的!怎么样?杀我还是救他?还是继续救这一船的人?这回该轮到你看着办了!”<<杨致不禁心下暗叹:这一手十分狠毒,实在玩得漂亮!他既是在提醒自己这一船人的性命仍然握在他的手中,又是有意给他出了道难题,旨在拖延时间!<<“很好。你做得很好。”杨致将张博虎搡到另一侧船舷:“你不是让我看着办吗?可惜老子已经没那个耐心了!你最好痛快点,告诉我**在哪儿。我们现在的就赌一赌,你若能强自撑住不说,还能活下来那是你命大。我若能救不了这船上的人。那就说明是他们该死!”<<张博虎从未见过他的脸色像这一刻一样狰狞。下意识的从心底生出一股寒意:“杨致,你……你想怎生个赌法?”<<杨致咬牙一言不发,决然举刀向他下身斩落!<<只听得张博虎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,一条右腿已被及膝斩断!张博虎做梦也没想到,杨致竟然是这么个赌法。但此人委实不是个一般地狠角。居然强忍剧痛神智不乱,不等杨致开口逼问。硬着头皮顺势从船舷翻身掉落海中!<<杨致略一愣神拉扯不及,也顾不得唏嘘感叹,飞奔至另一侧船舷纵身跃下:天知道被捆绑得严严实实地江城璧能在海里撑多久?<<张博虎刚才嗦嗦并不急于逃命,他绝不可能想到会以这样近乎悲惨的方式下船。按那个杂碎的原计划算起来,起码给他自己留余了半个时辰的时间!令人庆幸的是这个年代还没有遥控地即时爆破装置,就赌这半个时辰!<<杨致被刺骨冰凉的海水一激,直感觉头脑与体力如遭电击一般爽利。找到江城璧倒是没费多大功夫,但他已然昏厥形同死人,也不知是死是活,把他弄上船来却花了九牛二虎之力。割断江城璧身上地绳索。麻利的揭了几块舱板垫在他腹部。是不是能从鬼门关前醒转过来,全靠他自己的运气了。<<现在时间对杨致来说。只能竭尽全力争分夺秒,早已将断腿落海的张博虎置诸脑后。像个疯子一样冲入舱内,懒腰抱起玲珑放在船头,在她身上缚了块舱板转身就走。<<“夫君!那两名歌姬是我自燕京带来的婢女,一定要救救她们!”<<杨致回身在她唇上重重一吻,歉然道:“我将你这般料理,只是为了以防万一。能找到张博虎暗藏的**,自然大伙儿都会没事。若是找不到,你我能否逃生都成问题,只怕也很难顾得上别人了。时间紧迫,你安心等我!”<<冷静一想,**怕水,这艘船本就不大,能放置大量**又干燥防水的地方,总共也只有那么几处。这个年代同样没有定时爆破装置,想要引燃**只能靠明火。有明火的地方必然会有一处安置药线!<<事实证明,杨致的推断完全正确,船艄一处香烛闪烁的神龛很快引起了他地注意。香炉中地三根香的尺寸明显比寻常燃香不止大了一号,眼看最多只需盏茶功夫便将燃尽。小心翼翼地拔起一看,不禁长长松了一口气,将三根香联结在一起的不是药线又是什么?如果不是杨致有前世记忆中的知识与经验做倚仗,如果不是张博虎那个天才般的疯子,谁又能想到利用燃香制成这年头堪称先进的定时炸弹?<<杨致掐断药线之后,将整个香炉都远远扔进了大海。为了稳妥起见,凡是有明火的地方,不管三七二十一都补着浇上一大桶水。只要消除了炸船的隐患,即便船上还有张博虎的心腹余孽,杨致也不怕了。<<四处检视了一番,发现除了玲珑、江城璧与两名歌姬,就只剩下几个昏迷不醒的船工舵手了。杨致检验他们真昏还是假昏的方法非常简单,捡起单刀悄无声息的在各人咽喉下轻轻戳上一刀就是了!做贼心虚是每个人都会有的心理弱点,若是装昏你还能忍住不叫唤?如果像张博虎那样的狠人满大街都是,那他还是张博虎么?<<做完了这一切,去看玲珑时不禁心疼不已:深秋夜晚船头海风呼啸,玲珑已被冻得瑟瑟发抖!那浑身湿漉漉的江城璧即使没被淹死,若是任他留在舱外,恐怕也会冻死!<<连忙先行将玲珑抱入舱内,又将犹自昏迷但呼吸平稳的江城璧架回后舱,把他的湿衣裳扒了用锦被裹紧。这才回到主舱,在玲珑身边疲惫不堪的坐倒:“总算清静了!”<<玲珑眼中两行清泪忍不住夺眶而出,哽咽道:“夫君!抱紧我!”<<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